枣糕

驱魔人和小红帽真的好吃xx
和抽到驱魔人的欧皇朋友说了之后他陪我自定义辽x快乐
同款柳钉爱了爱了(什么)

个人游戏经历,存个梗回来可能会写

之前和专锋一起开黑,还有一台机的时候他断腿上椅,就快没了
当时最后一台儿子已经开一半了,另外两个队友也在修,靓仔过来骚扰开机追空军,我很果断的过去偷人,结果靓仔又来堵我
因为有点远中间还吃了一刀,当时慌的不行hhhh好在救下来了,于是开着麦语无伦次地喊话:“走走走快走快走我帮你挡一刀!!!”
然后就倒了,嗯,意料之中
专锋开球进废墟,靓仔也没跟直接挂我。就到了我椅上修机的快乐时间了(???)之后一边修一边碎碎念:“好好好还行还行机子马上就好...啊我儿子!!”
嗯,儿子被打了,看着三个残血队友贼绝望
下一秒视角自动切回发现他把我救下来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就问了句你过来偷我怎么不说一句啊。他当时没说话,过了会声音很低的笑了一声
妈耶当时没反应过来,现在想想突然觉得有点撩(???)
顺便说一句我们一个特吹一个前吹开黑时非常快乐(???)

【盲械友情向】赌博(上)

#最近和一个盲女小姐姐组队结果发现机皇组的胜率还蛮高的,第一次合作的六场赢了五场x就很想写写并不羸弱的机皇组(什么)
#改编自真实游戏经历
#少量前机注意避雷
#我流特蕾西 ooc预警

特蕾西小心地放轻了呼吸,安静地蹲伏在大门处的草丛里。
左手手腕上的通讯设备上一个小小的消息框在跳动,她知道那是什么——20s前海伦娜就给她发过消息:“快走!”她再次瞟了一眼地图,地图上盲人女孩的位置没有变化,依然在小门边。
好极了,20s的时间足够她那冷静的队友输完密码打开那该死的大门,海伦娜安全了。
这局游戏不怎么顺利。克利切先生在电闸通电后就被红眼的屠夫——这次的红蝶小姐显然不是佛系——一刀打倒扔上椅子,第三次燃料的填充早已完成,狂欢之椅带着绚烂的烟花尾巴,欢呼着带走了他们的第一个队友。
现在,玛尔塔小姐坐在大门旁的狂欢之椅上拼命挣扎——她的时间剩的不多了,刺鼻的硝烟味弥漫开来,即便是沉着如她也慌乱了起来——尽管这位经验丰富的空军小姐早就知道挣扎只会让椅子上的荆棘刺得更深。
烦躁的拨弄着头盔系带,特蕾西很清楚,现在她应该快点离开大门去小门和海伦娜汇合,趁着红蝶还守着玛尔塔。这场游戏能打个平局已经很不错了。

——可她想赢。
这场比赛对她而言意义非凡,她想试着冒险一次。
对,她又羸弱又胆怯。求生者的小聚餐时,威廉曾笑话她:“整个庄园最柔弱的女孩子,就是特蕾西你了吧。”说完便作势要跑。她当时怎么做的?哦,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拿起遥控器就给机械傀儡下了个命令——把威廉的橄榄球抢过来,然后又挖了一勺艾米丽小姐做的草莓布丁塞进嘴里。
听说后来威廉被追的围着整个庄园跑了五圈,直到傀儡电耗完了才结束了这场追逐战。艾玛小姐还在旁边喊着加油——表情无奈的克利切先生摊摊手,趴在桌上对她说。好好的二人世界就这么毁了。
她和威廉关系很好,这也是为什么胆小内向的女孩难得和同伴开了个玩笑。但她的老搭档说的没错,她太弱小了。

 

噫呜呜噫摸了短小的开头∠( ᐛ 」∠)_希望会有人看啊
另外!!!有人找我玩吗!!虽然我又坑又菜但我还是勉勉强强用特特打上了三阶一的!!!【依然很菜】

早上刚玩的...红蝶小姐姐可能追我追上头了溜了五台机砸了五个板,最后大心脏四出跑了
溜鬼真的快乐】发出机械师的声音